二次元之家

【试阅】《让爱撒娇的大姊姊教官养我,是不是太超过了?》前教官与学生甜蜜的同居生活

动漫资讯 暖暖喵星人 - 1
  今天要试阅的作品,是曾获得第 31 届 Fantasia 大赏「银赏」得奖作《让爱撒娇的大姊姊教官养我,是不是太超过了?》。其故事描述,身为恶魔杀手中的顶尖菁英,为了保护自己的前教官而身负重伤,原本就对教官有好感,没想到教官提出以照顾直到伤势痊癒为藉口──「今後我会负责养你的hellip;hellip;好吗?」26 岁前教官x 17 岁学生甜蜜的同居生活竟就此展开?!
nbsp;

  • 衣装与容颜在性感中又增添一分可爱,完全看不出是大自己9岁的教官?米亚
  主角提尔?佛德奥在一次大战中为保护教官,身受重伤,虽然身为禁忌之子的他有着优异恢复能力,但正因为恢复力过於优异,导致支离破碎的背部神经在癒合时似乎连结错误,被医生宣告很可能无法重回战线,因此让教官背负了相当大的自责。
nbsp;

这里是战场,是与恶魔的战地。下级与中级恶魔四处飞窜,为了击退恶魔,葬击士使出的攻击也四处飞窜。在这片混乱之中,自称极星一三将军(Knox General)的最上级恶魔之一──阿迦里亚瑞普特(Agaliarept)就存在於眼前的敌阵中。
极星一三将军等级的恶魔鲜少现身於前线。因此身为最强战力的其中一人,我率先突击让那家伙负伤。接下来只剩击杀退回敌阵中的阿迦里亚瑞普特。这个战场已经来到这个阶段。数量也是我方占优势,只要稳紮稳打就能获胜。
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察觉了。
远距离魔法攻击瞄准了我方的现场指挥官──米亚.塞缪尔。
那是退回自军阵中的阿迦里亚瑞普特所发动的,有如垂死挣扎的一击。
米亚教官本身也是最强战力的其中一人,因此她来到前线──由於专注於排除其他恶魔,她没有注意到直冲向她的魔法攻击。
所以我仓皇地折返──结果就是这副德行。
「为什麽要掩护我hellip;hellip;」
米亚教官眼眶噙着泪水,再度呢喃。
理由当然就只有一个。我只是对你hellip;hellip;
「别管了hellip;hellip;不要理我,快点收拾掉阿迦里亚瑞普特hellip;hellip;」
你身为现场指挥官,怎麽可以像这样拉低士气?
既然身为荣耀的葬击士,唯一该专注的就是歼灭恶魔。

不晓得我这样的想法是否传达给她,米亚教官揉着眼,对我点头。
「hellip;hellip;我明白了──但是,我不会让你死。」
她拦住了在附近匆忙来去的医护士,将我托付给那家伙。
「小提hellip;hellip;赌上你保护的这条性命,我一定会领导这次战斗走向胜利。所以你也要加油,保持意识清醒不要昏过去。明白了吗?」
「hellip;hellip;我尽量。」
「不只是尽量,一定要做到。知道吗?」
米亚教官语气强硬地如此说完,俐落转身走向敌阵。
光是这样看着在後脑杓束起的红发,心中便涌现一股可靠的感受。她手中的枪剑正是她的代名词,展现符合她的别名《赤蜂》的犀利,有如突刺般攻破敌阵,领导前线步步进逼。
大概是切换了意识,进入了集中状态,她接下来再也没有一丝松懈。同时也激起旁人的士气,将战斗带进米亚教官的节奏。只要和这个人并肩作战,我也能有所活跃──米亚教官有一股令人这麽想的气氛,旁人非常信赖着她,她也因此被选为指挥官。看这样的情势,她肯定能打倒阿迦里亚瑞普特,让这次的战事以胜利收场吧。
话说回来hellip;hellip;要维持意识清醒是这麽痛苦的事吗?
渐渐地,连痛觉都离我远去,睡意沉重,各方面都迎来终结的徵兆。
「hellip;hellip;hellip;hellip;」
不好意思,米亚教官,请让我稍微睡一下。
如果之後我再也没醒来,到时就抱歉了。

nbsp;

  • 「为什麽hellip;hellip;为什麽要舍身保护我hellip;hellip;」前教官米亚眼眸中盛满了焦急与泪水
  因为在战场上的英勇事蹟,主角提尔被葬击士协会赋予终身最高荣誉《七翼》证照,理事也认为不如就以「有史以来最年少的 17 岁纪录登上葬击士的最高位阶《七翼》,最後为掩护美女现场指挥官而负伤引退」来做这出传奇英雄故事的收尾,想当然尔主角无法接受,从小就发誓要歼灭恶魔,抹消禁忌之子遭受鄙视的根本原因,同时也为了消除教官的内疚,他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要再次以葬击士身分重回战场。但最终,在教官觉得「都是我的错,我的存在会给小提带来不幸」「为了让小提不再舍身犯险,为了让小提不再逞强,要全力守护小提」之下,提尔只得以妥协,接受了让教官协助治疗的同居照顾生活。
nbsp;
  作品以年差 9 岁,禁断的前教官x学生同居幻想故事作为标语,内容上除了讲述与年龄差的教官同居外,也加入了与恶魔战争、恶魔之血的禁忌之子的存在等设定。如果只是因为标题的「养我」而劝退的读者,那你大可放心,因为剧情严肃的要素相当浓厚,在整体篇幅上绝不是一个小白脸被喂养,或单纯开後宫的故事。
nbsp;

  • 虽然有色气满满的同辈以及非常可爱的後辈,但似乎仍旧不是教官对手
nbsp;
  教官米亚看似年长,却时常会在某些地方钻牛角尖,所以也就导致对话常常变成「我是害你不幸的存在」「你不是」「不,我就是」「那是我自愿的」「尊敬我这种老女人还不惜掩护我,你应该要更珍惜自己」这样的展开,不过也正因为是这种率真展现自己的个性,更拉近了二人年纪之间的差距。当然,正如同居设定,性感场景的刻画堪称完美,非常照顾眼睛。虽然恋爱喜剧方面没有明确摊牌,但基本二人对双方情感坚定,周遭两位包括肉食系同级生艾丽莎,以及十分照顾自己的青梅竹马夏洛涅,大概都很难介入,掀起党争什麽的更是不用说,太难了(笑)。
nbsp;

  • 为了给小提活力,听自己女性友人说男生都喜欢制服,於是刻意打扮的模样
    (本篇使用图片皆翻拍自原书)
  究竟禁忌之子是什麽?男主提尔又为何发誓要杀光所有恶魔?与前教官米亚之间恋情又会有怎样进展呢,喜欢此类题材的读者们,不妨可以参考看看《让爱撒娇的大姊姊教官养我,是不是太超过了?》这部作品。
nbsp;

  • 图片为官方中文版书封
nbsp;
【内容试阅】

啊!提尔!听说你醒了,原来是真的!」
我当成在医院内散步而在中庭迈开步伐的瞬间,活泼的话声拍打着耳畔。
转身一看,娇小的友人正跑向我。大概是刚出完任务吧,身高整整比我矮了一个头的那家伙,现在身穿葬击士的女用制服,长度勉强及肩的金发随步伐摇曳,最後在我身边停下脚步。那双红眼睛仰望着我,露出快活的笑容。但在下一个瞬间,那双眼眸顿时泛起泪光。
「太好了hellip;hellip;还会动。」
「让你担心了。」
「就是说嘛~!hellip;hellip;呜呜hellip;hellip;听说你被医护士扛走的时候,我真的担心死了!」
娇小的少女──夏洛涅如此说道,也不顾旁人眼光,将脸庞压向我的胸口。那句担心应该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吧。
夏洛涅和我一样是禁忌之子,彼此身分相近而成为携手合作的夥伴。虽然她比我小三岁,目前才十四岁,但是个能干的女孩,而且确实是个可以信赖的家伙。
「夏洛涅呢?在那次战事有受伤吗?」
「我hellip;hellip;我没事。」
夏洛涅放开了我,猛吸鼻子。
「多亏提尔削弱了阿迦里亚瑞普特的力量,之後的扫荡战很轻松就结束了。再加上米亚姊那时候整个人认真起来。」
「原来如此。」
「话说回来hellip;hellip;米亚姊有来吗?」
「现在去买东西了,刚才还在。正确地说hellip;hellip;她自从战事善後结束後,好像就一直住在医院。」
「是喔hellip;hellip;我想也是。因为米亚姊肯定是最担心你的人吧。」
夏洛涅一面擦着眼角一面说。
「呐,提亚hellip;hellip;有件事我想问一下hellip;hellip;」
「干麽?」
「那个hellip;hellip;我听说提亚没办法再参战了hellip;hellip;那是骗人的吧?」
「hellip;hellip;hellip;hellip;」
「回答我嘛hellip;hellip;那不是真的吧?」
「那是hellip;hellip;」
「告诉我那不是真的嘛!」
短暂片刻,我不知该如何回答,但我立刻告诉她事实。
「不好意思,那不是假的。但是我会努力让它变成假的。我是这样打算的。」
「──怎麽会hellip;hellip;!」
我清楚看见泪水再度逐渐盈满夏洛涅的红眸之中。
「hellip;hellip;为什麽把自己搞成这样hellip;hellip;你太笨了吧hellip;hellip;」
「你要这样讲,我也没办法hellip;hellip;」
「──笨蛋!大笨蛋!要更珍惜自己啊!真是的!」
见不顾旁人目光的泪水再度流下,心中萌生谢意。
对着为我而哭泣的夏洛涅,我伸手拍了拍她的头,告诉她。
「别哭了,夏洛涅。」
「明明是hellip;hellip;是你害我哭的hellip;hellip;!」
「我知道啊,所以让你停止哭泣也是我的职责吧。我唯一能给你的好消息是,我还没有放弃。」
「hellip;hellip;也就是你想重回战场?」
「就是这样。明明还没有歼灭恶魔,我当然不能退隐山林吧?而且还得消除教官的内疚才行。」
「你真的hellip;hellip;没有放弃?」
「真的。所以你别哭了,夏洛涅。会有损能干小妈妈的名号喔。」
我这麽说完,夏洛涅有些害臊地擦拭眼角。
「我hellip;hellip;我才没有那种名号hellip;hellip;」
「在孤儿院的贡献完全就是那种感觉吧?话说孩子们都还好吗?」
「嗯hellip;hellip;都很好。不过大家都很担心提尔。」
「之後得去露个面才行。」
在我们对话的时候,我身旁渐渐围绕了一群人。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我的现况,对我投出闪亮视线的小孩子格外醒目。
「提尔你喔hellip;hellip;在医院也很有人气嘛。」
「我已经不再是最强了耶hellip;hellip;这就先不管了,我们还是回到我的病房吧,到那边才能静下来好好聊。这样下去夏洛涅迟早会被孩子们淹没,从我的视野中消失。」
「我hellip;hellip;我赞成换个地方hellip;hellip;其实我也觉得有点挤hellip;hellip;」
我们一面说着,逃离孩子们的包围,朝着病房迈开步伐。
有几个孩子跟了上来,我以握手作为代价,和善地赶走他们。
最後我们回到了病房。推开门走进房内,奇异的情景映入眼帘。
我的床舖不知为何──不自然地隆起。
「呐,是不是走错房间了?」
「没有,就是这间没错hellip;hellip;」
「没错的话,那是什麽?那个绝对是有个人全身盖着毛毯躺在床上吧hellip;hellip;」
状况就如夏洛涅所陈述,我大致已经猜到毛毯底下藏着什麽。这个时间教官应该还没回来,况且教官也不会做出这种行径,既然如此,里头只会是那家伙吧。
「啊~hellip;hellip;该不会是那个女跟踪狂?」
夏洛涅一脸傻眼。浮现在她脑海中的人物毫无疑问与我相同吧。
我和夏洛涅转头互看一眼,对彼此点头之後,靠近床舖。
「喂,艾尔莎,是你吧?」
我作为代表如此呼唤後,毛毯便开始蠢动。不久後,在枕边倏地探出一颗头,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银色长发。神情有几分慵懒的碧蓝眼眸发现了我,露出一丝笑意hellip;hellip;我就知道是你。
「hellip;hellip;你这家伙是什麽时候躲进被窝的?」
「这条毛毯充满了提尔的味道,我喜欢。」
回答得文不对题的的人物是与我同年纪的葬击士──艾尔莎.库吉斯特。虽然我自认和她是交情不错的朋友,但是理解她脑中想法的日子恐怕永远不会到来。更正,永远不来还比较好吧。
「总之你可以先离开我的病床吗?」
「那我先穿衣服,等一下。」
「你干麽脱衣服啦!!」hellip;hellip;hellip;hellip;前往巴哈姆特 ACG 资料库欣赏更多试阅内容

nbsp;

轻小说《让爱撒娇的大姊姊教官养我,是不是太超过了? (1)》相关资讯

nbsp;
书  名:《让爱撒娇的大姊姊教官养我,是不是太超过了? (1)》
作  者:神里大和
插  画:小林ちさと
出nbsp; 版nbsp; 社:台湾角川
出版日期:2020 年 03 月 09 日

nbsp;

?Yamato Kamizato, Chisato Kobayashi 2019 / KADOKAWA CORPORATION

本文转载自:

巴哈姆特

版权所有 © 二次元之家 2020 ⁄ 主题 INN AO